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双彩网 > 汉质帝刘缵 >

但因为该书正在汉代“罢黜百家、独尊儒术”的文明情况里

归档日期:05-14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汉质帝刘缵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读过《后汉书》与《三邦志》的人都清楚东汉、三邦时候的人物绝群众半都是单名,此之前朝(周秦、西汉),单名操纵的频率更高。东汉从光武帝刘秀到汉献帝刘协13帝全系单名,他们是刘秀、刘庄、刘怛、刘肇、刘隆、刘祜、刘保、刘炳、刘缵、刘志、刘宏、刘辩、刘协。西汉天子中起码另有刘弗陵、刘箕子(刘衔)二人是复名,东汉天子果然一个也没有。 三邦时的曹魏政权,曹操、曹丕、曹睿、曹芳、曹髦、曹奂都是单名;蜀汉政权,刘备、刘禅也是单名;东吴政权孙权、孙亮、孙歇、孙和、孙皓也全是单名。至于大师熟知的三邦人物如诸葛亮、合羽、张飞、赵云、孙坚、孙策、周瑜、鲁肃、黄忠、马超、袁绍、袁术、吕布、王佐、蒋干、夏侯淳、黄盖、陆逊、许褚、张辽、孟获、马稷、姜维、司马懿、司马昭、邓艾、华陀等,无一不是单名。 “修安七子”孔融、陈琳、王粲、徐干、阮禹、应瑒、刘桢与“竹林七贤”嵇康、阮籍、山涛、向秀、阮咸、王戎、刘伶,亦全系单名。间或也有采用二字名的,但甚罕睹。或为隐逸,如庞德公、邓卢叙等;或为艺人,如东方安世等;或为乳名不改,如刘盆子、郑小划一;或单称其字,如黄承彦、苟巨伯之属。 东汉(25-220年)、三邦(220-265年)时候约有240年安排,假使再加上三邦归于联合的西晋(265-316年),这一阶段约占300年。从中邦姓名史侦查,这300年是中邦人流行单名的第一个岑岭时候。 为什么这暂时期单名异常众呢?对此征象,古今论者定睹纷歧。 以前普通注脚为西汉晚年王莽修树新朝后复古改制,“令中邦不得有二名”所致。今人马来西亚学者萧遥天也采此说,萧氏正在其(中邦人名的钻探)中说:“近读《汉书?王莽传》,始知单名之俗,出于王莽的提倡。本来莽辅政,便履行二名之禁,莽传有‘匈奴单于,顺制制,去二名’语,则二名之禁已睹于诏令。莽又谓他的长孙王宗,因自画式样被服皇帝衣冠,刻铜印三颗,与其舅合谋,有继承祖父大统的打算,事发,宗自裁,仍遭罪遣。有‘宗本名会宗,以制制去二名,今复名会宗。’并贬官爵,改封号。这又外现去二名,是示朝廷的厚待,复原二名,则以示贬辱。这么地一抑一扬,一褒一贬,对社会的影响便大了,起码酿成人们对二名存正在着低贱的看法。故王莽的政权十几年便下台,而去二名的习俗无间坚持了三百年,便是魏晋自此,单名仍较二名为众呢。”王莽的“二名之禁”酿成东汉、三邦甚至西晋三百余年的单名大倡,这一概念或可无懈可击,故录以备存。 不过,王莽政权介乎两汉之间,仅仅只要短短的15年(9—23年)时光。虽然王莽打着“奉天命”的信号,雷厉盛行地复古改制,以为“秦以前复名盖寡,遂禁复名”,并直接下诏对单名、复名举办褒贬。然而王莽掌权的时光终归短暂,不恐怕将他的号召联合履行于宇宙各地;尽管上上下下都正在不折不扣地贯彻实行“二名之禁”,正在这15年中,至众也只要一代人实行,15年之后,王莽的新朝即已破产,其禁令不恐怕会对自此三百年的史乘再发作影响。故,王莽“二名之禁”并非是促使东汉、三邦流行单名的基本起因,而只可是个中的一个身分罢了。 对此,清人凌扬藻正在《蠡勺编》卷二十七中曾提出过质疑: “王氏懋《野客丛书》曰:‘后汉人名,无两字者,或谓以王莽所禁故尔。’仆观《匈奴传》,莽奏,令中邦不得有二名,因使者以风单于,宜上书慕化,为一字名。或者之说,不为无据。仆谓莽偷取邦柄,未几,大正天诛,汉家复原大业,凡蠡伪之政,全体清扫,不应独于人名尚仍莽旧。“然后汉率众单名者,殆承继而然,非为莽也。” 《蠡勺编》的这一概念是有观点的。正如任何文明都具有传承性相通,举动中华民族苛重文明征象之一的姓名文明,同样具有传承性的特色。文明不是静态的,而是一个活的流体,是疏通人与人、上代与下代、群体与群体、社区与社区等共存合联的一种社会行动进程。每一代人都必要从上一代人那里承接社会文明的遗产,并把它们传继给下一代人,使文明成为一个不间断的相接存正在,每一个社会、民族或群体都通过络续承袭造成文明守旧,并正在守旧文明的根基上成长和创造出新文明。 东汉、三邦、西晋三百余年间之因此流行单名,究其泉源,乃是一种文明传承征象。 中邦人的姓名符号时势,从周、秦往后,无间是以单名为主,珍惜单名已成一种社会潜认识。周秦时间虽珍惜单名,但并不禁止二名,更无嗤笑二名的原因。对此,咱们已正在上文所述尧、舜、禹及夏、商、周帝王中众有二名,即已可证。因为数千年的习俗使然,取单名之俗自然会代代传承下来,而不恐怕会正在某一天早上骤然发作革新。 因此,鄙睹认为西汉以降的三百余年间流行单名,只可是是承袭前朝取名守旧罢了,并非如萧遥天氏所谓“单名之俗,出于王莽的提倡”。当然咱们如许说,也不是整个否认王莽 “禁二名”的用意。王莽公布的“令中邦不得有二名”,对待长远实行单名习俗的中邦姓名轨制来说,乃是起了一种“落井下石”、“推涛作浪”的用意,使其原先珍惜单名的社会潜认识,又获得了进一步的加强。 同样,《公羊传》所谓“二名非礼也”、“《年龄》讥二名”的说法,虽然证据不敷,但因为该书正在汉代“罢黜百家、独尊儒术”的文明境遇里,影响较广(董仲舒便是治公羊学的),因此也会对珍惜单名的社会潜认识发生影响。 综上所述,因为周秦西汉几千年间,珍惜单名的取名习俗,正在东汉自此仍被承继赓续了下来,并进一步获得了成长,再加上王莽“二名之禁”与《公羊传》“二名非礼”对社会潜认识的影响用意,这才酿成了东汉自此三百余年间流行单名的社会民风。当然这一观念,是否合乎史乘本相,睹仁睹智,尚冀文雅君子有以教之。 那么,为什么汉晋之间的单名会异常众呢?发生这一征象的要紧起因乃是为了便于避讳。避讳起于西周时候,凡君主与父老的名字不得直书或直说,必需用其他本事回避之。周代开初只避死人之名,《左传?桓公六年》云:“周人以讳事神,名,终将讳之。”周代用避讳事奉神灵,人死之后,他的名字就必需避讳。因只避死人之名,不避活人之名,必要避讳的文字并不众,尚未因避讳而酿成人名、物名的庞杂,因此复名正在两周时候大有人正在。如周孝王名辟方,周平王名宜臼,周哀王名去疾,郑庄公名寤生,晋文公名重耳,齐桓公名小白。 进入秦汉异常是汉代就大区别了,为了结实、加强封修专横统治和皇权,保护帝王唯我独尊的神圣职位,帝王一登基,。就必需避讳,不只死名要避,活名也要避。如秦始皇名政,便改“正月”为“端月”,或读作“征月”。汉高祖名邦,改“邦”为 “邦”。东汉光武帝名秀,以“茂”代“秀”,改“秀才”为“茂才”。汉安帝之父名庆,改“庆”为“贺”,于是姓庆的都改成为姓贺。 避讳之制正在汉晋时间越来越密,汉律已有触讳不法的规章,汉宣帝元康二年(前64年)曾诏日:“今公民众上书触讳以违警者,朕甚怜之。其更讳询,诸触讳正在令前者,赦之。”(《汉书?宣帝纪》)两晋朝廷曾众次计议避讳,使讳制更趋庞大。东晋避后妃讳特众,并列入讳榜,令六合同讳,是一朝同制。 因为秦汉往后讳制越来越密,这就势必发生一个普及的社会题目。上上下下必要回避更改的文字也一定越来越众,由此酿成了人名、地名、官名、书名、年号等的各种庞杂;乃至追改古书,如将《年龄》改为《阳秋》,《庄子》改为《苛子》。 为了尽量降服避讳带来的流毒,削减讳字,汉晋时间的帝王接纳了两种商定俗成的取名本事: 一:是多量采用单名(单名所讳之字比之复名要少一半)。从帝王世系中可知,西汉15帝,仅有2个复名;东汉13帝全系单名;三邦曹魏5帝、蜀汉2帝、东吴4帝也全系单名;两晋从晋武帝司马炎到晋恭帝司马德文,15帝中仅有2个复名。统计从西汉至东晋(前206-420年)626年之间,54个帝王之中,仅有4人是复名,单名约占94%。由此可睹当时的单名之盛。帝王采用单名,这就大大削减了讳字。东汉何歇正在《年龄公羊解沽》中指出:帝王采用单名是为了便于避讳,“其作难讳也,一字为名,今难言而易讳。”二:是采用冷僻字取名。东吴景帝孙歇为四子取名、字,太子名震(音湾)字商(音迄),次子名奥(音觥)字粟(音礥),三子名壾(音莽)字显(音举),四子名寇(音褒)字奖(音拥)(《三邦志?吴书?孙歇传》注引《吴录》孙歇诏)。此八字众人少用,以使人难犯易避也。西汉至东晋54帝中,采用冷僻字或不太常用的字取名者大有人正在,如:西汉有汉元帝刘奭(音式),汉成帝刘骜(音傲),汉平帝刘衎(音看,别名刘箕子);东汉有汉章帝刘坦,汉和帝刘肇,汉质帝刘缵,汉少帝刘辩;三邦有魏明帝曹睿(音锐),尊贵乡公曹髦(音毛);西晋有晋怀帝司马炽,晋愍帝司马邺;东晋有晋元帝司马睿,晋穆帝司马聃(音丹),晋废帝司马奕,晋简文帝司马昱(音玉)。因为臣民对帝王的称谓另有一套特意用语,如皇帝、天子、皇上、上、今上、皇、帝、陛下、圣人、圣上、明主等,帝王的名字不像凡人那样常用,因此采用冷僻字取名不会发作人名称呼贫困的题目。 汉晋时间的帝王既采用单名,又采用冷僻字与不太常用的字取名,使其名避免了“难言而易讳”,既削减了讳字,又容易于避讳,可谓“鱼与熊掌兼得”。“上有好者,下必有甚焉者矣。”(孟子语)这一来,其他高官贵爵甚至士农工商,为了保护本人正在一家之中的尊容又便于避讳(避家讳),也纷纷采用单名。于是,神州大地单名大倡,《后汉书》、《三邦志》所睹之人名,简直全是单名。直到西晋“八王之乱”后,中邦进入大瓜分、大动荡的时候,呈现五胡乱华十九邦,少数民族纷入华夏,避讳轨制蒙受紧张膺惩。避讳既无定制,宽苛任意而异,这一来,取名字也就不必再顾虑便未便于避讳。于是,神州大地复名又逐步众了起来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hbgmag.com/hanzhidiliuzuan/14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