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双彩网 > 汉灵帝刘宏 >

三邦演义第十回故事梗概

归档日期:10-06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汉灵帝刘宏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可选中1个或众个下面的要害词,查找合连材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查找材料”查找总共题目。

  董卓死后,李傕、郭汜纠集雄师占领长安,杀死王允,专擅朝政。二人后又交恶作乱,献帝被迫迁都洛阳。

  此时,西凉刺史马腾和并州刺史韩遂以勤王之名起兵,与李郭之军数次开仗各有输赢,成僵持之态。

  曹操命人前去琅琊郡接父曹嵩前去兖州,途经徐州时,太守陶谦为交好曹操,命部属张闿一起护送曹父。

  不虞张闿图财害命,途中将曹嵩一家长幼残害,曹操怒火冲天,点起雄师,要洗劫徐州,誓杀陶谦,为父报复。

  马腾(?-212年),字寿成。扶风茂陵(今陕西兴平)人,东汉暮年割据凉州一带的军阀,伏波将军马援的昆裔,马超、马息、马铁之父。

  马腾身长八尺馀,身体洪大,面鼻雄异,性格贤良敦厚,受世人敬服。汉灵帝暮年,被州郡署为军从事,掌领部众。累迁至偏将军。凉州刺史耿鄙为叛军所杀后,马腾与边章、韩遂等正在凉州协同发难。

  初平三年(192年),与韩遂协同率众前去长安,被委任为征西将军。兴平元年(194年),马腾打算联合种邵等诛杀权臣李傕、郭汜,但为其所败,只得回到凉州。

  不久被宥免,拜安狄将军。其后与韩遂结为异姓兄弟。筑安七年(202年),转为征南将军,开府。后与韩遂不和,彼此攻击。筑安十三年(208年),被徵为前将军,假节,封槐里侯,屯槐里。

  之后,马腾听从张既的倡导,入朝控制卫尉。筑安十六年(211年),其子马超起兵抗拒曹操。次年,马腾与其二子皆为曹操所杀,夷灭三族。

  曹操(155年—220年3月15日),字孟德,乳名阿瞒,沛邦谯县(今安徽亳州)人,三邦中曹魏政权的缔制者。黄巾军起义发作时,任骑都尉,插足剿除黄巾军。

  从筑安二年到十六年(197-211年),先后用兵击败吕布、袁术、袁绍等豪强,团结北方。曾正在赤壁被周瑜、诸葛亮用火攻败北。筑安二十一年,受封为魏王,四年后,病死于洛阳。

  曹操破黄巾军,将所获精锐俘虏兵编为“青州兵”。“其余尽令归农”,自此威名日重。

  操接父嵩由陈留郎琊往兖州,途中嵩被黄巾降将所杀,操为报父仇,亲讨降将新主陶谦。

  曹操破黄巾军,将所获精锐俘虏兵编为“青州兵”。“其余尽令归农”,自此威名日重。

  操接父嵩由陈留郎琊往兖州,途中嵩被黄巾降将所杀,操为报父仇,亲讨降将新主陶谦。

  却说李、郭二贼欲弑献帝。张济、樊稠谏曰:“不行。今日若便杀之,恐世人不服,不。

  如如故奉之为主,赚诸侯入合,先去其羽翼,然后杀之,全邦可图也。”李、郭二人从其。

  言,按住火器。帝正在楼上宣谕曰:“王允既诛,军马何故不退?”李□、郭汜曰:“臣等有!

  功王室,未蒙赐爵,故不敢退军。”帝曰:“卿欲封何爵?”李、郭、张、樊四人各自写职!

  衔献上,勒要云云官品,帝只得从之。封李□为车骑将军池阳侯领司隶校尉假节钺,郭汜为!

  后将军美阳侯假节钺,同秉朝政;樊稠为右将军万年侯,张济为骠骑将军平阳侯,领兵屯弘。

  农。其余李蒙、王方等,各为校尉。然后谢恩,领兵出城。又号令追寻董卓尸首,获取些零。

  碎皮骨,以香木雕成形体,安凑稳妥,大设祭奠,用王者衣冠棺椁,选拔吉日,迁葬*坞。

  临葬之期,天降大雷雨,平地水深数尺,轰隆震开其棺,尸首提出棺外。李□候晴再葬,是!

  夜又复如是。三次改葬,皆不行葬,零皮碎骨,悉为雷火消失。天之怒卓。可谓甚矣!

  且说李□、郭汜既掌大权,残虐国民;密遣知友侍帝足下,观其动态。献帝此时活动荆!

  棘。朝廷官员,并由二贼起落。因采人望,特宣朱□入朝封为太仆,同领朝政。一日,人报。

  西凉太守马腾;并州刺史韩遂二将引军十余万,杀奔长安来,声言讨贼。本来二将先曾使人!

  入长安,结连侍中马宇、谏议大夫种邵、左中郎将刘范三人工内应,协谋贼党。三人密奏献。

  帝,封马腾为征西将军、韩遂为镇西将军,各受密诏,并力讨贼。当下李□、郭汜、张济?

  樊稠闻二军将至,一同商议御敌之策。谋士贾诩曰:“二军远来,只宜深沟高垒,遵照以拒?

  之。不外百日,彼兵粮尽,必将自退,然后引兵追之,二将可擒矣。”李蒙、王方出曰。

  “此非好计。愿借精兵万人,立斩马腾、韩遂之头,献于麾下。”贾诩曰:“今若即战,必!

  当败绩。”李蒙、王方齐声曰:“若吾二人败,宁可斩首;吾若克服,公亦当输首级与?

  我。”诩谓李□、郭汜曰:“长安西二百里*□山,其途高峻,可使张、樊两将军屯兵于?

  此,坚壁守之;待李蒙、王方自引兵迎敌,可也。”李□、郭汜从其言,点一万五千人马与?

  西凉兵到,两个引军迎去。西凉军马拦途摆开事势。马腾、韩遂联辔而出,指李蒙、王。

  方骂曰:“反邦之贼!谁去擒之?”言未绝,只睹一位少年将军,面如冠玉,眼若流星,虎?

  体猿臂,彪腹狼腰;手执蛇矛,坐骑骏马,从阵中飞出。本来那将即马腾之子马超,字孟?

  起,年方十七岁,果敢无敌。王方欺他年小,跃马迎战。战不到数合,早被马超一枪刺于马!

  下。马超勒马便回。李蒙睹王方刺死,一骑马从马超背后赶来。超只做不知。马腾正在阵门下?

  大叫:“背后有人追逐!”声犹未绝,只睹马超已将李蒙擒正在赶紧。本来马超明知李蒙追!

  赶,却蓄志俄延;等他马近举枪刺来,超将身一闪,李蒙搠个空,两马相并,被马超轻舒猿?

  臂,活捉过去。军士无主,望风奔遁。马腾、韩遂乘势追杀,大获胜捷,直逼隘口下寨,把?

  李蒙斩首下令。李□、郭汜听知李蒙、王方皆被马超杀了,方信贾诩有先睹之明,重用其。

  计,只理会紧守合防,由他搦战,并不出迎。竟然西凉军未及两月,粮草俱乏,商议回军。

  正好长安城中马宇家僮出首家主与刘范、种邵,外连马腾、韩遂,欲为内应等情。李□、郭?

  汜大怒,尽收三家老少良贱斩于市,把三颗首级,直来门前下令。马腾、韩遂睹军粮已尽?

  内应又泄,只得拔寨退军。李□、郭汜令张济引军赶马腾,樊稠引军赶韩遂,西凉军大北。

  马超正在后鏖战,杀退张济。樊稠去赶韩遂,看看超过,附近陈仓,韩遂勒马向樊稠曰:“吾?

  与公乃故乡之人,今日何太寡情?”樊稠也勒住马答道:“上命不行违!”韩遂曰:“吾此!

  来亦为邦度耳,公何相逼之甚也?”樊稠听罢,拨转马头,收兵回寨,让韩遂去了。

  不提防李□之侄李别,睹樊稠放走韩遂,回报其叔。李□大怒,便欲出兵讨樊稠。贾翊。

  曰:“目今人心未宁,频动战争,深为未便;不若设一宴,请张济、樊稠庆功,就席间擒稠。

  斩之,绝不吃力。”李□大喜,便设席请张济、樊稠。二将忻然赴宴。酒半阑,李□溘然变!

  色曰:“樊稠何故交通韩遂,欲谋制反?”稠大惊,未及回言;只睹刀斧手拥出,早把樊稠?

  斩首于案下。吓得张济俯伏于地。李□扶起曰:“樊稠谋反,故尔诛之;公乃吾之知友,何!

  须惊惧?”将樊稠军拨与张济管领。张济自回弘农去了。李□、郭汜自败北西凉兵,诸侯莫。

  敢谁何。贾诩屡劝抚安国民,结纳贤豪。自是朝廷微有生意。不思青州黄巾又起,聚众数十?

  万,头子不等,劫夺良民。太仆朱□推荐一人,可破群贼。李□、郭汜问是何人。朱□曰?

  “要破山东群贼,非曹孟德不行。”李□曰:“孟德今正在那里?”□曰:“现为东郡太守。

  广有军兵。若命此人讨贼,贼可刻期而破也。”李□大喜,星夜草诏,差人赍往东郡,命曹?

  操与济北相鲍信一同破贼。操领了圣旨,集中鲍信,一同出兵,击贼于寿阳。鲍信杀入重。

  地,为贼所害。操追逐贼兵,直到济北,降者数万。操即用贼为先驱,戎马处处,无不降。

  顺。不外百余日,招安到降兵三十余万、男女百余万口。操择精锐者,号为“青州兵”,其?

  余尽令归农。操自此威名日重。捷书报到长安,朝廷加曹操为镇东将军。操正在兖州,招贤纳?

  士。有叔侄二人来投操:乃颍川颍阴人,姓荀,名石单,字文若,荀绲之子也;旧事袁绍?

  今弃绍投操;操与语大悦,曰:“此吾之子房也!”遂认为行军司马。其侄荀攸,字公达?

  海内名流,曾拜黄门侍郎,后弃官归乡,今与其叔同投曹操,操认为行军熏陶。荀□曰。

  “某闻兖州有一贤士,今此人不知何正在。”操问是谁,□曰:“乃东郡东阿人,姓程,名。

  昱,字仲德。”操曰:“吾亦驰名久矣。”遂遣人于乡中寻问。访得他正在山中念书,操拜请。

  之。程昱来睹,曹操大喜。昱谓荀□曰:“某井蛙之见,亏损当公之荐。公之乡人姓郭,名。

  嘉,字奉孝,乃当今贤士,何不罗而致之?”□猛省曰:“吾几忘记!”遂启操徵聘郭嘉到!

  兖州,共论全邦之事。郭嘉荐光武嫡系子孙,淮南成德人,姓刘,名晔,字子阳。操即聘晔?

  至。晔又荐二人:一个是山阳昌邑人,姓满,名宠,字伯宁;一个是武城人,姓吕,名虔。

  字子恪。曹操亦素知这两个声誉,就聘为军中从事。满宠、吕虔共荐一人,乃陈留平邱人?

  又有一将引军数百人,来投曹操:乃泰山巨平人,姓于,名禁,字文则。操睹其人弓马。

  熟娴,技艺超群,命为点军司马。一日,夏侯□引一大汉来睹,操问何人,□曰:“此乃陈?

  留人,姓典,名韦,勇力过人。旧跟张邈,与帐下人不和,手杀数十人,遁窜山中。□出射。

  猎,睹韦逐虎过涧,因收于军中。今特荐之于公。”操曰:“吾观此人神态魁梧,必有勇。

  力。”□曰:“他曾为友报复杀人,提头直出闹市,数百人不敢近。只今所使两枝铁戟,重?

  八十斤,挟之上马,运使如飞。”操即令韦试之。韦挟戟骤马,走动奔跑。忽睹帐下大旗为?

  风所吹,岌岌欲倒,众军士挟持未必;韦下马,喝退众军,一手执定旗杆,立于风中,巍峨?

  不动。操曰:“此古之恶来也!”遂命为帐前都尉,解身上锦袄,及骏马雕鞍赐之。

  自是曹操部属文有谋臣,武有虎将,威镇山东。乃遣泰山太守应劭,往琅琊郡取父曹。

  嵩。嵩自陈留逃亡,隐居琅琊;当日接了书函,便与弟曹德及一家长幼四十余人,带从者百!

  余人,车百余辆,径望兖州而来。道经徐州,太守陶谦,字恭祖,为人温厚纯笃,向欲结纳?

  曹操,正无其由;知操父经由,遂出境应接,再拜致敬,大设筵宴,宽待两日。曹嵩要行!

  陶谦亲送出郭,特差都尉张*,将部兵五百护送。曹嵩率家小行到华、费间,时夏末秋初?

  大雨骤至,只得投一古寺歇宿。寺僧接入。嵩安放家小,命张*将军马屯于两廊。众军衣!

  装,都被雨打湿,同声嗟怨。张*唤下属头子于静处商议曰:“咱们本是黄巾余党,做作降?

  顺陶谦,未有好处。今朝曹家辎重车辆众数,你们欲得荣华不难,只就今夜三更,众人砍将!

  入去,把曹嵩一家杀了,取了财物,同往山中落草。此计若何?”众皆应允。是夜风雨未。

  息,曹嵩正坐,忽闻四壁喊声大肆。曹德提剑出看,就被搠死。曹嵩忙引一妾奔入方丈后?

  欲越墙而走;妾肥胖不行出,嵩慌急,与妾躲于厕中,被乱军所杀。应劭死命遁脱,投袁绍!

  去了。张*杀尽曹嵩全家,取了财物,纵火烧寺,与五百人遁奔淮南去了。后人有诗曰。

  “曹操奸雄世所夸,曾将吕氏杀全家。今朝阖户逢人杀,天理轮回报不差。”当下应劭部属?

  有遁命的军士,报与曹操。操闻之,哭倒于地。世人救起。操切齿曰:“陶谦纵兵杀吾父!

  此仇誓不两立!吾今悉起雄师,洗荡徐州,方雪吾恨!”遂留荀□、程昱领军三万守鄄城。

  范县、东阿三县,其余尽杀奔徐州来。夏侯□、于禁、典韦为前锋。操令:但得城池,将城?

  中国民,尽行屠戮,以雪父仇。当有九江太守边让,与陶谦交厚,闻知徐州有难,自引兵五。

  千来救。操闻之大怒,使夏侯□于途截杀之。时陈宫为东郡从事,亦与陶谦交厚;闻曹操起?

  兵报复,欲尽杀国民,星夜前来睹操。操知是为陶谦作说客,欲待不睹,又灭不外旧恩,只。

  得请入帐中相睹。宫曰:“今闻明公以大兵临徐州,报尊父之仇,所到欲尽杀国民,某以是?

  特来进言。陶谦乃仁人君子,非好利忘义之辈;尊父遇害,乃张*之恶,非谦罪也。且州县!

  之民,与明公何仇?杀之不祥。望三思而行。”操怒曰:“公昔弃我而去,今有何面容复来。

  相睹?陶谦杀吾一家,誓当摘胆剜心,以雪吾恨!公虽为陶谦逛说,其如吾不听何!”陈宫?

  且说操雄师所到之处,殛毙百姓,开掘宅兆。陶谦正在徐州,闻曹操起军报复,殛毙百!

  姓,仰天恸哭曰:“我获罪于天,以致徐州之民,受此浩劫!”急聚众官商议。曹豹曰。

  “曹兵既至,岂可束手待死!某愿助使君破之。”陶谦只得引兵出迎,远望操军如铺霜涌!

  雪,中军竖起白旗二面,大书报复雪耻四字。军马列成事势,曹安排马出阵,身穿缟素,扬!

  鞭痛骂。陶谦亦出马于门旗下,欠身行礼曰:“谦本欲结好明公,故托张*护送。不思贼心。

  不改,致有此事。实不干陶谦之故。望明公察之。”操痛骂曰:“老匹夫!杀吾父,尚敢乱?

  言!谁可活捉老贼?”夏侯□应声而出。陶谦慌走入阵。夏侯□赶来,曹豹挺枪跃马,前来。

  陶谦入城,与众计议曰:“曹兵势浩劫敌,吾当自缚往操营,任其剖割,以救徐州一郡?

  国民之命。”言未绝,一人进媒介曰:“府君久镇徐州,百姓感恩。今曹兵虽众,未能即破!

  我城。府君与国民遵照勿出;某虽鄙人,愿施小策,教曹操死无葬身之地!”世人大惊,便?

本文链接:http://hbgmag.com/hanlingdiliuhong/124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