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双彩网 > 高贵乡公曹髦 >

《世说新语》检索【耿介第五】

归档日期:10-07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高贵乡公曹髦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时年七岁,门外戏。客问元方:“尊君正在不?”答曰:“待君久不至,已去。”同伴便怒,曰: “非人哉!与人期行,相委而去!”元方曰:“君与家君期日中。日中不至,则是无信;对子骂父,则是无礼。”同伴惭,下车引之。元方初学不顾。

  2、南阳宗世林,魏武同时,而甚薄其为人,不与之交。及魏武作司空,总朝政,从容问宗曰:“能够交未?”答曰:“松柏之志犹存。”世林既以忤旨睹疏,位不配德。文帝兄弟每制其门,皆独拜床下。其睹礼云云。

  笺疏引书:《御览》三十七引宋躬《孝子传》、《魏志》十《荀攸传》注引《汉末闻人录》、《晋书》七十五《王述传》、《后汉书党锢传序》?

  3、魏文帝受禅,陈群有戚容。帝问曰:“朕应天受命,卿何故不乐?”群曰:“臣与华歆牢记先朝,今虽欣圣化,犹义形于色。”?

  4、郭淮作闭中都督,甚得民情,亦屡有战庸。淮妻,太尉王凌之妹,坐凌事,当并诛。使者征摄甚急,淮使戒装,今天不日当发。州府文武及庶民劝淮举兵,淮不许。至期遣妻,庶民号泣追呼者数万人。行数十里,淮乃命安排追夫人还,于是文武驰骋,如徇身首之急。既至,淮与宣帝书曰:“五子哀恋,思念其母。其母既亡,则无五子。五子若殒,亦复无淮。”宣帝乃外特原淮妻。

  5、诸葛亮之次渭滨,闭中颠簸。魏明帝深惧晋宣王战,乃遣辛毗为军司马。宣王既与亮对渭而陈,亮设诱谲万方,宣王果大忿,将欲应之以重兵。亮遣间谍觇之,还曰:“有一老汉,坚决仗黄钺,当军门立,军不得出。”亮曰:“此必辛佐治也。”。

  笺疏引书:《蜀志诸葛亮传注》引《汉晋年龄》、《晋书宣帝纪》、《朱子语类》一百三十六、《魏志辛毗传》、《通典》二十九。

  6、夏侯玄既被牵制,时钟毓为廷尉,钟会先不与玄相知,因便狎之。玄曰:“虽复刑馀之人,未敢闻命。”考掠初无一言,临刑东市,颜色不异。

  7、夏侯泰初与广陵陈本善。本与玄正在本母前宴饮,本弟骞行还,径入,至堂户。泰初因起曰:“可得同,弗成得而杂。”?

  8、高尚乡公薨,外里喧闹。司马文王问侍中陈泰曰:“何故静之?”泰云:“唯杀贾充以谢全邦。”文王曰:“可复下此不?”对曰:”但睹其上,未睹其下。”!

  9、和峤为武帝所亲重,语峙曰:“东宫顷似更成进,卿试往看。”还,问怎样,答云:“皇太子圣质如初。”!

  笺疏引书:《晋书荀勖传》《和峤传》、《三邦志荀彧传注》、《御览》一百四十八《太子门》、《荀氏祖传》。

  10、诸葛靓后入晋,除大司马,召不起。以与晋室有仇,常背洛水而坐。与武帝有旧,帝欲睹之而无由,乃请诸葛妃呼靓。既来,帝就太妃间相睹。礼毕,酒酣,帝曰:“卿故复忆竹马之好不?”靓曰:“臣不行吞炭漆身,今日复睹圣颜。”因涕泗百行。帝于是惭悔而出。

  笺疏引书:《晋书诸葛恢传》《琅琊王司马伷传》、《书钞》六十三、《御览》二百四十二引《晋武起居注》、《诸葛亮传》、「品藻篇」、《御览》三百七十六引《魏末传》、《魏志诸葛诞传》、《晋诸公赞》!

  11、武帝语和峤曰:“我欲先大骂王武子,然后爵之。”峤曰:“武子俊爽,恐弗成屈。”帝遂召武子,苦责之,因曰:“知愧不?”武子曰:“尺布斗粟之谣,常为陛下耻之。它人能令疏亲,臣不行使亲疏。以此愧陛下。”。

  12、杜预之荆州,顿七里桥,朝士悉祖。预少贱,好豪侠,不为物所许。杨济既名氏雄俊,不胜,不坐而去。片时,和长舆来,问:“杨右卫何正在?”客曰:“原先,不坐而去。”长舆曰:“必大夏门下盘马。”往大夏门,果大阅骑。长舆抱内车,共载归,坐如初。

  笺疏引书:《晋书杜预传》《武帝纪》、《洛阳伽蓝记》二、《魏志杜畿传》、《新书》。

  13、杜预拜镇南将军,朝士悉至,皆正在连榻坐。时亦有裴叔则。羊稺舒后至,曰:“杜元凯乃复连榻坐客!”不坐便去。杜请裴追之,羊去数里住马,既而俱还杜许。

  14、晋武帝时,荀勖为中书监,和峤为令。故事,监、令由来共车。峤性雅正,常疾勖巴结。后公车来,峤便登,正向前坐,不复容勖。勖方更觅车,然后得去。监。令各给车,自此始。

  15、山公大儿著短帢,车中倚。武帝欲睹之,山公不敢辞,问儿,儿不肯行。时论乃云胜山公。

  笺疏引书:《晋书山涛传》、《御览》三百七十八引臧荣绪《晋书》、《晋书舆服志》。

  16、向雄为河内主簿,有公务不足雄,而太守刘淮横怒,遂与杖遣之。雄后为黄门郎,刘为侍中,初不交言。武帝闻之,敕雄复君臣之好。雄不得已,诣刘,再拜曰:“向受诏而来,而君臣之义绝,怎样?”于是即去。武帝闻尚不和,乃怒问雄曰:“我令卿复君臣之好,何故犹绝?”雄曰:“古之君子,进人以礼,退人以礼;今之君子,进入若将加诸膝,退人若将坠诸渊。臣于刘河内不为戎首,亦已幸甚,安复为君臣之好!”武帝从之。

  注文引书:《汉晋年龄》、《世语》、孙盛《不与故君相闻议》、《晋诸公赞》、《礼记》?

  笺疏引书:《晋书向雄传》、《晋书孙铄传》、《通典》九十九、《晋书刘毅传》?

  17、齐王冏为大司马辅政,嵇绍为侍中,诣冏咨事。冏设宰会,召葛旟、董艾等共论时宜。旟等白冏:“嵇侍中特长丝竹,公可令操之。”遂送乐器,绍推诿不受。冏曰:“今日共为欢,卿何却邪?”绍曰:“公协辅皇室,令作事可法。绍虽官卑,职备常伯,操丝比竹,盖乐官之事,不行够先邦法服为艺人之业。今逼高命,不敢苟辞,当释冠冕,袭私服。此绍之心也。”旟等不骄矜而退。

  18、卢志于众坐问陆士衡:“陆逊、陆抗是君何物?”答曰:“如卿于卢毓,卢珽。”士龙失色。既出户,谓兄曰:“何至云云!彼容不相知也。”士衡厉色曰:“我父、祖名播海内,宁有不知?鬼子敢尔!”议者疑二陆优劣,谢公以此定之。

  人物:卢志、陆士衡——陆机、陆逊、陆抗、卢毓、卢珽、士龙——陆云、谢公——谢安?

  笺疏引书:《安闲广记》卷三百十六引《搜神记》、《雕玉集》、《雕玉集感触篇》、《隋唐志》、章宗源《隋志考据》十三、「排调篇」注、《后汉书卢植传》、《魏志卢毓传》、《晋书卢钦传》、《唐书宰相世系外》、《元和姓纂》十一模、《郭子》,《御览》三百八十八、《晋书陆机传》、《宣验记》、《幽明录》、叶梦得《避暑录线?

  、羊忱性甚贞烈。赵王伦为相邦,忱为太傅长史,乃版以参相邦军事。使者卒至,忱深惧豫祸,不暇被马,于是帖骑而避。使者追之,忱善射,矢安排发,使者不敢进,遂得免。人物:羊枕、赵王伦——司马伦?

  王太尉不与庾子嵩交,庾卿之不置。王曰:“君不得为尔。”庾曰:“卿自君我,我自卿卿;我自用我法,卿自用卿法。”人物:王太尉——王衍、庾子嵩?

  阮宣子伐社树,有人止之。宣子曰:“社而为树,伐树则社亡;树而为社,伐树则社移矣。”人物:阮宣子——阮脩?

  阮宣子论鬼神有无者。或以人死有鬼,宣子独认为无,曰;“今睹鬼者云著生时衣服,若人死有鬼,衣服复有鬼邪?”人物:阮宣子——阮脩。

  元天子既登阵,以郑后之宠,欲舍明帝而立简文。时议者咸谓舍长立少,既于理非伦,且明帝以聪亮英断,益宜为储副。周、王诸公并苦争恳挚,唯刁玄亮独欲奉少主以阿帝旨。元帝便欲推行,虑诸公不奉诏,于是先唤周侯、丞相入,然后欲出诏付刁。周、王既入。始至阶头,帝逆遣传诏遏使就东厢。周侯未悟,即却略下阶。丞相披拨传诏,径至御床前,曰:“不审陛下何故睹臣?”帝重默无言,乃探怀中黄纸诏裂掷之。由此皇储始定。周侯方慨然愧叹曰:“我常自言胜茂弘,今始知不如也!”人物:元天子——司马叡、郑后、明帝。

  简文——司马昱、周——周顗、王——王导、刁玄亮——刁协注文引书:《中兴书》?

  王丞相初正在江左,欲结援吴人,请婚陆太尉。对曰:“培塿无松柏,薰莸分歧器。玩虽鄙人,义不为之始。”人物:王丞相——王导、陆太尉!

  诸葛恢大女适太尉庾亮儿,次女适徐州刺史羊忱儿。亮子被苏峻害,改适江虨。恢儿娶邓攸女。于时谢尚书求其小女婚,恢乃云:“羊、邓是世婚,江家我顾伊,庾家伊顾我,不行复与谢裒儿婚。”及恢亡,遂婚。于是王右军往谢家看新妇,犹有恢之遗法,威仪端详,容服光整。王叹曰:“我正在遣女裁得尔耳!”人物:诸葛恢、庾亮、亮子——庾会、羊忱、羊忱儿。

  恢儿——诸葛衡、邓攸、谢尚书——谢裒、王右军——王羲之、谢裒儿——谢石注文引书:《恢外传》、《庾氏谱!

  羊氏谱》、《诸葛氏谱》、《永嘉流人名》、《谢氏谱》、《中兴书》笺疏引书:「雅量篇」、「假谲篇」、《魏志诸葛恢传注》引干宝《晋纪。

  晋书穆帝纪》《谢鲲传》、「简傲篇」、《全晋文》二十六载王羲之《杂帖》、俞正燮《癸巳存稿》卷十一、《南史齐河东王传》26。

  周叔治作晋陵太守,周侯、仲智往别。叔治以将别,涕泗不止。仲智恚之,曰:“斯人乃妇女,与人别,唯啼泣。”便舍去。周侯独留与喝酒言话,临别流涕,抚其背曰:“奴好自爱!”人物:周叔治——周谟、周侯。

  全晋文》八十六、《郭子》、《御览》四百八十九、汪师韩《道书录》、《晋书》、「德行篇」、「容止篇」、「品藻篇」27。

  周伯仁为吏部尚书,正在省内夜疾病笃。时刁玄亮为尚书令,救助备亲好之至,良久小损。明旦,报仲智,仲智尴尬来。始入户,刁下床对之大位,说伯仁昨病笃之状。仲智手批之,刁为辟易于户侧。既前,都不问病,直云:“君正在中朝,与和长舆齐名,那与佞人刁协有情!”径便出。人物:周伯仁——周顗、刁玄亮!

  王含作庐江郡,贪浊狼籍。王敦护其兄,故于众坐称:“家兄正在郡定佳,庐江人士咸称之。”时何充为敦主簿,正在坐,厉色曰:“充即庐江人,所闻异于此。”敦重默。旁人工之反侧,充晏然,神意自正在。人物:王含、王敦、何充注文引书:《中兴书。

  顾孟著尝以酒劝周伯仁,伯仁不受。顾因移劝柱,而语柱曰:“讵可便作栋梁自遇!”周得之欣然,遂为衿契。人物:顾孟著——顾显、周伯仁?

  明帝正在西堂,会诸公喝酒,未烂醉,帝问:“今名臣共集,怎样尧、舜?”时周伯仁为仆射,因厉声曰:“今虽同人主,复那得等于圣治!”帝大怒,还内,作手诏满一黄纸,遂付廷尉令收,因欲杀之。后数日,诏出周。群臣往省之,周曰:“近知当不死,罪不够至此。”人物:明帝——司马绍(当为“元帝司马叡”)、周伯仁!

  王上将军当下,时咸谓无缘尔。伯仁曰:“今主非尧、舜,何能无过!且人臣安得称兵以向朝廷!处仲狼抗刚愎,王平子何正在?”人物:王上将军——王敦、伯仁?

  王敦既下,住船石头,欲有废明帝意。客人盈坐,敦知帝机灵,欲以不孝废之。每言帝不孝之状,而皆云:“温太真所说。温常为东宫率。后为吾司马,甚悉之。”片时,温来,敦便奋其威容,问温曰:“皇太子作人何似?”温曰:“小人无以测君子。”敦声色并厉,欲以威力使从己,乃重问温:“太子何故称佳?”温曰:“钩深致远,盖非浅识所测;然以礼侍亲,可称为孝。”人物:王敦、明帝——司马绍、温太真?

  王上将军既反,至石头,周伯仁往睹之。谓周曰:“卿何故相负?”对曰:“公戎车犯正,下官忝率六军,而王师不振,以此负公。”人物:王上将军——王敦、周伯仁?

  苏峻既至石头,百僚奔散,唯侍中钟雅独正在帝侧。或谓钟曰:“睹可而进,功成身退,古之道也。君性亮直,必谢绝于寇仇。何无须随时之宜,而坐待其弊邪?”钟曰:“邦乱不行匡,君危不行济,而各逊遁以求免,吾惧董狐将执简而进矣!”人物:苏峻、钟雅、帝——司马衍!

  庾公临去,顾语钟后事,深以相委。钟曰:“栋折榱崩,谁之责邪?”瘦曰:“今日之事,谢绝复言,卿当期克复之效耳!”钟曰:“思足下不愧荀林父耳!”人物:庾公——庾亮、钟!

  苏峻时,孔群正在横塘为匡术所逼。王丞相保管术,因众坐戏语,令术劝群酒,以释横塘之憾。群答曰:“德非孔子,厄同匡人。虽阳和布气,鹰化为鸠,至于识者,犹憎其眼。”人物:苏峻、孔群、匡术、王丞相——王导。

  苏子高事平,王、庾诸公欲用孔廷尉为丹阳。乱离之后,庶民凋弊。孔慨然曰:“昔肃祖临崩,诸君亲升御床,并蒙眷识,共奉遗诏。孔坦疏贱,不正在顾命之列。既有艰苦,则以微臣为先,今犹俎上腐肉,任人脍截耳!”于是拂衣而去。诸公亦止。人物:苏子高——苏峻、王!

  庾——庾亮、孔廷尉——孔坦、肃祖——司马绍注文引书:《灵鬼志谣征》、王隐《晋书?

  孔车骑与中丞共行,正在御道逢匡术,宾从甚盛,因往与车骑共语。中丞初不视,直云:“鹰化为鸠,众鸟犹恶其眼。”术大怒,便欲刃之。车骑下车抱术曰:“族弟发疯,卿为我有之!”始得全首领。人物:孔车骑——孔愉、中丞?

  梅颐尝有惠于陶公。后为豫章太守,有事,王丞相遣收之。侃曰:“皇帝富于年龄,万机自诸侯出;王公既得录,陶公何为弗成放!”乃遣人于江口夺之。颐睹陶公,拜,陶公止之。颐曰:“梅仲真膝,昭质岂可复屈邪!”人物:梅赜、陶公?

  王丞相作女伎,施设床席。蔡公先正在坐,不说而去,王亦不留。人物:王丞相——王导、蔡公!

  何次道、庾季坚二人并为元辅。成帝初崩,于时嗣君不决。何欲立嗣子,庾及朝议以外寇方强,嗣子冲小,乃立康帝。康帝登阼,会群臣,谓何曰:“朕今因而承大业,为谁之议?”何答曰:“陛下龙飞,此是庾冰之功,非臣之力。于时用微臣之议,今不睹盛明之世。”帝有惭色。人物:何次道——何充、庾季坚!

  成帝——司马衍、嗣子——司马丕、康帝——司马岳注文引书:《晋阳秋》、《中兴书!

  江仆射年少,王丞相呼与共棋。王手尝不如两道许,而欲敌道戏,试以观之。江不即下,王曰:“君何故弗成?”江曰:“恐不得尔。”傍有客曰:“此年少戏乃不恶。”王徐举首曰:“此年少非唯围棋睹胜。”人物:江仆射——江虨、王丞相!

  孔君平疾笃,庾司空为会稽,省之,相问讯乃至,为之流涕。庾既下床,孔慨然曰:“大丈夫将终,不问安邦宁家之术,乃作后代子相问!”庾闻,回谢之,请其话言。人物:孔君平——孔坦、庾司空!

  桓大司马诣刘尹,卧不起。桓弯弹弹刘枕,丸迸碎床褥间。刘作色而起曰:“使君如馨地,宁肯斗战求胜!”桓甚有恨容。人物:桓大司马——桓温、刘尹!

  深公谓曰:“黄吻年少,勿为评论宿士。昔尝与元、明二帝,王、庾二公僵持。”人物:深公——法深(竺法深)、元。

  王中郎年少时,江虨为仆射领选,欲拟之为尚书郎。有语王者,王曰:“自过江来,尚书郎正用第二人,何得拟我!”江闻而止。人物:王中郎——王坦之、江虨。

  王述转尚书令,事行便拜。文度曰:“故应让杜许。”蓝田云:“汝谓我堪此不?”文度曰:“何为不胜!但克让自是美事,恐弗成阙。”蓝田慨然曰:“既云堪,何为复让?人言汝胜我,定不如我。”人物:蓝田——王述、文度!

  孙兴公作《庾公诔》,文众托寄之辞。既成,示庾道恩。庾睹,慨然奉璧之,曰:“先君与君,自不至于此。”人物:孙兴公——孙绰、庾道恩?

  王长史求东阳,抚军无须。后疾笃,临终,抚军哀叹曰:“吾将负仲祖于此。”命用之。长史曰:“人言会稽王痴,真痴。”人物:王长史 仲祖——王濛、抚军!

  刘简作桓宣武别驾,后为东曹参军,颇以刚直睹疏。尝听记,简都无言。宣武问:“刘东曹何故不下意?”答曰:“会不行用。”宣武亦无怪色。人物:刘简、桓宣武——桓温。

  刘真长、王仲祖共行,日旰未食。有认识小人贻其餐,肴案甚盛,真长辞焉。仲祖曰:“聊以充虚,何苦辞!”真长曰:“小人都弗成与作缘。”人物:刘真长——刘惔、王仲祖!

  王脩龄尝正在东山,甚缺乏。陶胡奴为乌程令,送一船米遗之。却不肯取,直答语:“王脩龄若饥,自当就谢仁祖索食,不须陶胡奴米。”人物:王脩龄——王胡之、陶胡奴!

  阮光禄赴山陵,至都,不往殷、刘许,过事便还。诸人相与追之。阮亦知时流必当逐己,乃遄疾而去,至方山不相及。刘尹时为会稽,乃叹曰:“我入,当泊安石渚下耳,不敢复近思旷旁。伊便能捉杖打人,不易。”人物:阮光禄 思旷——阮裕、殷!

  谢安传》《刘惔传》、《文选》二十谢灵运《邻里相送方山诗》注引丹阳郡《图经》54!

  王、刘与桓民众至覆舟山看。酒酣后,刘牵脚加桓公颈,桓公甚不胜,举手拨去。既还,王长史语刘曰:“伊讵能够形色加人不!”人物:王——王濛、刘!

  桓公问桓子野:“谢安石料万石必败,何故不谏?”子野答曰:“故当出于难犯耳。”桓作色曰:“万石挠弱凡才,有何苛颜难犯!”人物:桓公——桓温、桓子野!

  罗君章曾正在人家,主人令与坐上客共语,答曰:“认识已众,不烦夏尔。”人物:罗君章——罗含?

  韩康伯病,拄杖前庭消摇。睹诸谢皆荣华,轰隐交途,叹曰:“此夏何异王莽时!”人物:韩康伯——韩伯。

  西京赋》、「识鉴篇」、《书钞》六十四引《晋起居注》、《修康实录》九、《晋书韩伯传》58!

  王文度为桓公长史时,桓为儿求王女,王许咨蓝田。既还,蓝田爱念文度,虽长大,犹抱著膝上。文度因言桓求己女婚。蓝田大怒,排文度下膝,曰:“恶睹文度已复痴,畏桓温面!兵,那可嫁女与之!”文度还报云:“下官家中先得婚处。”桓公曰:“吾知矣,此尊府君不肯耳。”后桓女遂嫁文度儿。人物:王文度——王坦之、桓公?

  王子敬数岁时,尝看诸学生樗蒲,睹有赢输,因曰:“南风不竞。”学生辈轻其赤子,乃曰:“此郎亦坐井观天,时睹一斑。”子敬怒目曰:“远惭荀奉倩,近愧刘真长。”遂拂衣而去。人物:王子敬——王献之、荀奉倩!

  南齐书谢超宗传》、《陈书沈洙传》、《颜氏家训》、《宋书顾琛传》、《陔余丛考》三十六、「赏誉篇」、《宋书谢灵运传》、《通典》食货五、《法书要录》二、《晋书刘惔传》、《魏志荀彧传注》、「惑溺篇」、《荀粲外传》、《三邦志》、《江外传》、《隋书》、温文雅《创业起居注》、「豪爽篇」、「轻诋篇」、《鸡肋编》上、《文馆词林》六百九十五、李慈铭《晋书札记》四60?

  谢公闻羊绥佳,请安令来,终不肯诣。后绥为大学博士,因事睹谢公,公即取认为主簿。人物:谢公——谢安、羊绥。

  王右军与谢公诣阮公,至门,语谢:“故当共推主人。”谢曰:“推入正自难。”人物:王右军——王羲之、谢公?

  王子敬时为谢公长史,谢送版,使王题之。王有不屈色,语信云:“可掷著门外。”谢后睹王,曰:“题之上殿何若?昔魏朝韦诞诸人,亦自为也。”王曰:“魏阼因而不长。”谢认为名言。人物:王子敬——王献之、谢公?

  日知录》三十二、黄汝成《集释》、《水经谷水注》、李治《敬斋古今黈》、「巧艺篇」、《晋书王献之传》、《著作志》、李慈铭《晋书札记》四、《御览》七百四十八、《广记》二百七引《书断》、《法书要录》二引梁庾肩吾《书品论》63。

  王恭欲请江卢奴为长史,晨往诣江,江犹正在帐中。王坐,不敢即言,良久乃得及。江不应,直唤人取酒,自饮一碗,又不与王。王且乐且言:“那得独饮!”江云:“卿亦复须邪?”更使酌与王。王喝酒毕,因得自解去。未出户,江叹曰:“人自量,固尴尬!”人物:王恭、江卢奴——江敳!

  孝武问王爽:“卿怎样卿兄?”王答曰:“风致风骚秀出,臣不如恭,忠孝亦何能够假人!”人物:孝武——司马曜、王爽、恭!

  王爽与司马太傅喝酒,太博醉,呼王为小子。王曰:“亡祖长史,与简文天子为微时之交;亡姑、亡姊,夫妇二宫。何小子之有!”人物:王爽、司马太傅——司马道子、长史!

  张玄与王修武先不认识,后遇于范豫章许,范令二人共语。张因正坐敛袄,王熟视良久,过错。张大没趣,便去,范苦譬留之,遂不肯往。范是王之舅,乃让王曰: “张玄,吴士之秀,亦睹遇于时,而使至于此,深弗成解。”王乐曰:“张祖希若欲认识,自应睹诣。”范驰报张,张便束带制之。遂举觞对语,宾主无愧色。人物:张玄之、王修武——王忱、范豫章?

本文链接:http://hbgmag.com/gaoguixianggongcaomao/1264.html